郑州代孕采访一个未婚代孕女的内心独白 - 代孕信息 - 郑州艾福特代怀孕网
郑州艾福特代怀孕网
郑州艾福特代怀孕网
当前位置:首页 > 代孕信息 >

郑州代孕采访一个未婚代孕女的内心独白

2018-07-19 17:30:49
我今年25岁,出生在东安县一个偏僻的小山村,家境十分贫寒。从小学到高中,我都是一名品学兼优的学生,父母对我寄以厚望,但我最后却以三分之差与大学失之交臂。
 
看着穷得叮当响的家,特别是父母因贫穷而终日愁眉不展的日益苍老的面容,我只好打消了复读的念头。
 
第二年春节刚过,我就南下开始了“淘金”生活。到了广东才知道,广东并不是遍地黄金,挣钱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在热心老乡的帮助下,我才找到一份在电子厂站流水线的工作。一天要连轴转地干上十四五个小时的活,每天加班到深夜十二点是家常便饭,一月到头,累得个半死,也赚不到多少钱。
 
难得有一个厂里放假的日子,我兴奋地在都市里四处游走。遇到了如今已穿着时髦的工友珍珍,她手却挽着一个年近六十岁男人的胳膊,而就是珍珍改变了我一生。
\
珍珍介绍我和强哥认识后,强哥简洁明了,他爱他老婆,只是想让我帮他生个孩子,女孩10万,男孩30万,经不住金钱的诱惑,我答应了强哥。
 
强哥开着一台黑色的奔驰来厂里接我。奔驰径直往医院驶去。说要带我去医院检查,看看血型是否相符。其实,真实的目的是看看我是否有什么疾病、传染病。
 
在检查中,享受着强哥鞍前马后的陪侍和体贴入微的照顾,我也有些恍然入梦的感觉。
 
体检很顺利。强哥又亲自驾车将我接到一座豪华的公寓。在卧室里,强哥拿出一份打印好的A4纸放在我面前,是一份相当“规范”的合同书。
 
合同的内容是借用子宫生一个孩子,女孩10万,男孩30万,孩子落地时报酬全部兑现,代怀孕期间的一切费用由强哥负担。
 
强哥说为了表示他的诚意,可以预付五万酬金。说完便从身后的包里拿出了五万元!
 
长这么大,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的钱。只要签上自己的名字,立马可以得到这些钱了。而且这还只是预付款,想着父母那因贫困而一筹莫展的面孔,想着在流水线上劳累的日子,我决定豁出去了,闭着眼睛在合同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。
 
合同签订之后,强哥走近我,轻轻地抱起来,放在一张宽大而又柔软的席梦思床上。随着紧张而又含蓄的节奏,床单上一片殷红,强哥格外震惊和感动。
 
就这样,代孕的日子开始了。强哥请了一位保姆来照顾我的生活。而代孕的期间,我好像对强哥产生了感情,看着强哥伏在我肚皮上听宝宝的声音,我竟幻想着宝宝出生后我们一家三口欢乐的场景,然而这一切毕竟是我想想出来的梦。
 
当孩子降生后,孩子就被他的父亲抱走了!我一下子瘫倒在地上,撕心裂肺地痛哭起来:“那是我的孩子呀!怎么能让他抱走呢?我还没来得及看他一眼呀……”
 
照顾我的保姆陈嫂走了过来,给了我剩下的25万酬金,那一迭迭粉红色的钞票犹如红色的血液一样在眼前跳动,刺激着我的神经。我猛地抓起钞票往地上狠狠地一摔,“扑嗵”一声跪在地板上,伤心地失声痛哭起来。我苦苦地央求陈嫂,希望能帮我说说情,让我看看孩子,那怕只看一眼也行。
 
陈嫂拗不过苦苦地哀求,拿起电话拨打强哥的手机,她与强哥说了没几句,就露出很失望的神态。她无奈地告诉我:合同规定生完了孩子,强哥就付清报酬,双方也就两清了,各不相欠。
 
可这时的我已经深深地陷了进去,那割不断的母子之情,让我发现自己深深地爱着那孩子。在随后的几天里,我情绪波动很大,怔怔地望着窗外发呆。一会儿嚎啕大哭,一会儿又神经质地哈哈大笑,久久不能平静。在医院里呆了一个星期后,我还是拖着身心俱惫的身子离开了医院。
 
最后,在我的一再央求下,强哥还是没有答应让我见上孩子一面,只是给了我一张孩子的照片。那是我心中永远的痛。他毕竟是我的亲生儿子呀,我一辈子也忘不了他……
Copyright 郑州艾福特代怀孕网